• 利用一周的空闲时间,静静地把路遥的《人生》看完。先看《平凡的世界》,后看《人生》,恍惚镇中觉得《人生》像是《平凡的世界》的一部微缩稿。或许作家创作同样有比较强的路径依赖?

    人生为一件事而来。路遥在很多次采访与信件中,都提到他要对自己完成一次终极调动,写出一部能给自己交代的展示陕北十年农村变迁的作品。他做到了。突然想起来,《平凡》之前的所有作品,似乎都是为此而做准备。脑海中仿佛浮现他在毛乌苏大沙漠静默的背影。想到这,再提所谓的“路径依赖”,也就没什么意...